首 页
政务公开
民政新闻
在线办事
公众参与
便民服务
专题报道
   
民政介绍 | 领导信息 | 内设机构 | 直属单位 | 政策法规 | 通知公告 | 行政事项 | 年度计划 | 预算决算公开
《天津市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管理暂行办法》 政策解读
内容摘要:

  一、关于《天津市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的背景情况

  (一)推进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建设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和市委市政府政府职能转移,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健全完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措施。

  当前,我国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设立社会组织孵化资金,推进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建设,是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重要内容,有利于厘清政府、市场、社会关系,促进社会组织积极参与社会治理;有利于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精神,提升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购买服务的能力,激发社会组织活力,改进公共服务供给方式,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

  2014年,天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了市财政局《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管理办法的通知》(津政办发〔2014〕219号),明确提出要“加大对社会服务机构扶持力度,以财政资金为引导,设立培育发展社会服务机构专项资金,并通过建设社会服务机构孵化园、开展专业辅导、组织公益创投等形式,加强对社会服务机构的扶持培训”,首次将设立专项扶持资金,建立社会服务机构孵化园等社会组织扶持培育措施纳入我市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政策。

  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中办发〔2016〕46号),提出大力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有条件的地方可探索建立社区社会组织孵化机制,设立孵化培育资金,建设孵化基地”,在国家政策层面肯定了设立孵化培育资金和建设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对社区社会组织孵化起到的作用。

  2016年,财政部、民政部联合发布《关于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支持社会组织培育发展的指导意见》(财综〔2016〕54号),提出“加强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购买服务培训和示范平台建设,采取孵化培育、人员培训、项目指导、公益创投等多种途径和方式,进一步支持社会组织培育发展”,突出了孵化培育社会组织在支持社会组织发展,明确了政府购买服务与社会组织培育发展之间的关系。

  2017年,天津市出台《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实施意见》(津党办发〔2017〕8号),明确提出要“加大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建设力度,2020年底前实现市、区、街道(乡镇)三级孵化网络“全覆盖”,重点培育养老服务类、社区服务类、扶危助困类和慈善救助类社区社会组织”,为我市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建设进行了长远规划。

  (二)兄弟省市开展社会组织孵化基地情况

  上海、深圳等城市首先提出并创立了社会组织公益孵化园,采取政府出资、专业运作、多方协同的运作模式,对初创期社会组织开展专业化培育,使一批符合社会需求、符合公益方向、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公益慈善类、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脱颖而出,提升了公益理念,提高了项目设计、运行管理、专业服务能力,成为集聚人才、信息、项目的综合服务平台,促进了社会组织与政府、与社会的互联互通。随着健全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需要,北京、山东、安徽、成都等多个省市都纷纷设立社会组织发展资金或者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建设资金,引导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建设,“入驻-孵化-评估-出壳”的孵化模式得到了全国多个省市的复制与推广,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的数量和质量进一步提高,社会组织的活力得到进一步释放。

  (三)我市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建设情况

  2012年,天津市民政局在政策引领下积极协调财政引导资金,加大对承接政府购买服务社会组织的培育扶持。推动成立了天津市社会组织服务管理中心,充分发挥“社会组织服务之家”、“社会组织工作之家”和“社工之家”孵化和服务功能,成功孵化天津市社工协会、天津市保税区域协会等社会组织,为一批新成立社会组织解决注册地址问题。

  2013年,天津市民政局发布《关于加强社区社会组织建设的意见》(津民发〔2013〕35号)中,明确“强化扶持培育,建立孵化机制。各区县要指导、推动街、乡镇加强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建设,为新组建的社区社会组织提供办公场所、办公设备、政策引导、资金援助、现场指导等支持,优先孵化基本型社区社会组织”,首次明确了孵化基地的功能和作用。

  2015年,为进一步扶持和培育社会组织,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市民政局申请获批社会组织孵化专项资金230万元,扶持建立了市、区两级七个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和首批15个街镇枢纽型孵化示范点,并针对示范点制定了内部资金使用制度,初步建立了我市、区、街三级孵化网络。

  截至目前,市财政已连续三年安排预算资金630万元,用于我市社会组织公益孵化基地建设项目,同时引入企业创业孵化理念,发挥妇联、共青团等群团组织优势,指导支持包括滨海新区、和平区、西青区、河北区以及天津市妇女儿童社会服务中心、天津市青年社会组织发展促进中心等11个市、区两级社会组织公益孵化示范基地和15个街镇枢纽型社会组织示范点,各区或成立孵化发展中心或引入北京恩派非营利组织发展中心、北京市西城区睦邻社会工作事务所等专业运营机构,为初创期社会组织提供场地、办公和政策支持以及能力培训,为培育社会组织发展,助力社会治理创新做出了努力。但是,目前我市公益组织无论是数量规模,还是专业服务能力,都与现实需求存在巨大反差,部门草根社会组织在初创期很难解决办公场地、注册资金等基础问题,新成立的一批普遍组织也普遍存在人员少、资金短缺、政策信息不畅等突出问题,亟待孵化场地的落实和职业化的能力提升培训。

  二、关于制定《暂行办法》的主要目的

  一是社会组织扶持发展的需要。虽然我市社会组织扶持培育工作,特别是孵化基地建设工作着手较早,但是与其他兄弟省市相比,我市社会组织发展的情况不同,基础比较薄弱,一直没有相应的专门用于社会组织扶持培育方面的政策措施,社会组织总量少,能力弱,社会组织扶持培育的做法和经验也不足,特别是社会组织领导干部兼职清理后,社会组织数量和运行质量都一定程度上收到了冲击,亟需给予一定的扶持和培育政策支持。

  二是激发社会组织活力的需要。一直以来,我市社会组织的发展主要靠政府“输血”,缺乏有效的造血功能,机构的生存一直是社会组织面临的主要问题。面对政府职能转移和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大趋势,社会组织本身承接能力不足,无法实现供需双方有效的对接,同时也影响了社会组织有效参与社会治理的积极性。通过社会组织孵化专项资金的设立,有利于通过专业手段提高社会组织自身“造血”能力,激发社会组织发挥优势,参与社会治理和服务居民群众的活力,进而提升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购买服务能力。

  三是规范孵化基地运作管理的需要。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的资金支持,三年已经达到630万元,各区在努力建设并发挥社会组织孵化基地作用的同时,探索出了不同的孵化发展模式,也出现了孵化基地作用发挥不充分、孵化基地管理不规范、孵化效果不明显等问题。为进一步规范管理各社会组织孵化基地,通过制定本《暂行办法》,统一孵化基地建设标准和孵化培育标准,做好社会组织孵化培育的顶层设计,实现孵化培育工作的项目化、高效管理,为社会组织的蓬勃发展和作用发挥提供重要平台。

  三、《暂行办法》的主要内容

  《暂行办法》共分为八章、二十九条,从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的概念、功能与服务、运行机制、申报与认定、入驻或入孵条件和程序、退出机制(出壳)、监督管理、附则等八个方面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规定。

  一是概念释义。《暂行办法》明确了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由天津市民政局组织认定,采用“政府支持引导、专业团队运作,政府公众监督,社会民众受益”的模式,为初创期社会组织提供硬件设施和个性化指导服务。

  二是功能与服务。《暂行办法》明确了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的主要功能,包括公益理念普及、社会组织孵化培育、社会组织能力建设、公益信息资源共享、社会组织政策咨询、社会工作及公益人才培养等六大功能;主要服务形式包括提供基础服务、能力建设、资源平台及其他支持性服务等,对我市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的功能和服务形式进行了定位。

  三是运行机制。《暂行办法》明确了天津市、区两级民政部门及其他社会组织孵化基地主管、主办单位的职责分工。天津市民政局负责全市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的长期规划、预算资金编制、申报和认定及运行情况效果评估、监督检查及绩效评估;各区民政局及其他社会组织孵化基地主管、主办单位负责各区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建设发展规划编制、申报资质初审,指导第三方专业运营机构对孵化基地进行日常管理。

  四是申报与认定。《暂行办法》从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的宗旨目的、软硬件设施,内部管理、职责定位及公益类社会组织孵化数量等在内的六个方面入手,明确申报市级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的条件。同时,《暂行办法》从资质审核、专家评审、结果公示、颁发牌匾、资金拨付等五个环节,规定了市级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的认定程序及提交的相应材料。此外,《暂行办法》规定了市级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申报频率及提供的材料,原则上每年认定一次,以具体通知时间为准,已获评单位应简化手续进行复评。

  五是入驻或入孵条件及程序。《暂行办法》规定了社会组织孵化基地优先孵化的社会组织类型,重点孵化培育行业协会商会、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特别是养老服务、社区服务、扶危助困和慈善救助类等有行业影响力、有发展潜力和社会急需的社会组织。申请入驻或者入孵的社会组织既可以是正式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也可以是未注册但运作较为成熟的社会组织。《暂行办法》还详细规定了正式登记注册和未登记注册社会组织申请入驻或入孵社会组织孵化基地的流程与要求,明确了入孵或入驻社会组织的职责、孵化的周期。

  六是退出机制(出壳)。《暂行办法》规定了入驻或者入孵社会组织在孵化期满后应由孵化基地组织专家进行评估考核及提前终止孵化协议中途退出的情形,未通过评估考核或中途退出孵化的社会组织应退回孵化期间接受专项资助的资金,并且3年内不得再申请进入孵化基地。此外,为了促进对入驻或入孵社会组织培育支持长效机制的建立,《暂行办法》还规定了对孵化成功的社会组织在开展政府资助项目时应给予同等条件下优先支持。

  七是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各孵化基地要建立入驻或者入孵社会组织、孵化基地运营机构定期总结、汇报机制,天津市民政局将不定期对各孵化基地、孵化专项补助资金开展检查、审计和绩效评估。同时,列举了取消市级社会组织孵化基地资质、追缴拨付专项补助资金的一般情况,以及孵化基地运营机构终止服务的资产移交事项,并对违反相关规定的处罚、追责以及市级社会组织服务基地标识悬挂等也作了规定。

  最后,《暂行办法》明确了文件的施行范围,各区可参照自行制定,文件自发布之日起施行,有效期为5年。

    政策原文:天津市民政局关于印发天津市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建设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

关注天津民政
新浪微博
关注天津民政
腾讯微博
关注天津民政
官方微信
|   网站导航   |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RSS

主办:天津市民政局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2-23412040 23411211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卫津南路苍穹道1号 邮政编码:300381
网站标识码:1200000039 津ICP备19004142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402000880号